中国水务行业观察者!

解决“夏季看海,逢雨必涝”的问题为什么那么难?
更新时间:2021-08-24 来源:澎湃新闻、东哥探盘微信公众号、新京报、中国水星网

  近期,我国部分城市因暴雨洪涝灾害遭遇了重大损失。洪水吞没了不少鲜活的生命,也冲垮了老百姓的生计,卷走了城市曾经的美丽。如何解决洪水引发的内涝问题,拷问着国内多座城市。解决夏季“看海”成了城市发展的迫切需求,除了天灾之外,备受检视的是,投入巨资打造的海绵城市对于抗洪是否起作用?全国建设海绵城市热潮背后,真金白银的巨资投入与实际成效是否平衡?洪灾过后,海绵城市的投入是否会打水漂,如何修复?

  什么是“海绵城市”?

  海绵城市,是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是指城市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雨水带来的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也可称之为“水弹性城市”。国际通用术语为“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

  2017年3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统筹城市地上地下建设,再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启动消除城区重点易涝区段三年行动,推进海绵城市建设,使城市既有“面子”,更有“里子”。

  “海绵城市”材料实质性应用,表现出优秀的渗水、抗压、耐磨、防滑以及环保美观多彩、舒适易维护和吸音减噪等特点,成了“会呼吸”的城镇景观路面,也有效缓解了城市热岛效应,让城市路面不再发热。

  在海绵城市建设过程中应以人和自然生态为优先原则,故定义为生态海绵城市。

  至今,全国各地已有多处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完成,并向世人展示阶段性成果。

  这些成果中,看到最多的无非是下沉式绿地,透水路面,增加湿地面积、河流、湖泊等等。

  他山之石

  提起排水,很多人都会想到巴黎、伦敦、东京等地的排水系统。

  巴黎地下排水系统规模庞大、设计合理、建设有序,一直以来是世界多国学习的典范,骄傲的巴黎人甚至还将下水道的一截开发成了博物馆。

  但巴黎的排水系统,1370年就开始修建,是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而来的。早在1878年时,它已经是一个长约600公里的排水系统了。如今,整个巴黎排水系统隧道长达2400公里,这几乎是北京到深圳的距离。

001.jpg

  英国首都伦敦的排水系统建于19世纪中期维多利亚时代,距今超过150年历史。1865年,伦敦就修建了超过上万公里的排水工程,构成了伦敦排水系统的基础。

002.jpg

  意大利罗马下水道最初是在罗马公元前6世纪左右,伊达拉里亚人使用岩石所砌的渠道系统,将暴雨造成的洪流从罗马城排出。渠道系统中最大的一条截面为3.3米×4米,从古罗马城广场通往台伯河。古下水道建成2500年后,现代罗马仍在使用。

003.jpg

  慕尼黑Hirschgarten Park地下储水设施是德国最大的排水设施。始建于1811年,当时的执政官Karl Probst修了一条20公里的阴沟渠,将污水引向了Isar河。

004.jpg

  东京的排水系统从1992年到2006年,耗时14年,投资2400亿日元建成的。

005.jpg

  法国作家雨果将下水道比作“城市的良心”,国外先进的排水系统值得借鉴,然而通过对比,就轻易给国内的海绵城市下结论,去评论好与不好,是非功过,有没有起到作用,都为时过早。

  况且,即便现在,很多综合管廊还在修建当中,没有投入使用,海绵城市的很多具体设施,还在前期建设中,设计的几百个项目,目前建设一半还不到。

  难题与痛点

  海绵城市建设是一个百年工程,建设过程中的难题与痛点不是一个两个,其中,巨额的资金投入也是一大难题。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政府的调控引导作用,加大政策支持力度,营造良好发展环境。积极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特许经营等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广泛参与海绵城市建设。

  今年4月份出台的《关于开展系统化全域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示范工作的通知》明确,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水利部通过竞争性选拔确定部分示范城市,中央财政按区域对示范城市给予定额补助。其中,地级及以上城市:东部地区每个城市补助总额9亿元,中部地区每个城市补助总额10亿元,西部地区每个城市补助总额11亿元。县级市:东部地区每个城市补助总额7亿元,中部地区每个城市补助总额8亿元,西部地区每个城市补助总额9亿元。

  然而,这对海绵城市动辄数百亿的投入来说杯水车薪。近几年来,关于海绵城市融资之困的报道多次见诸于各大报端和研究报告。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去年发布报告指出,中国海绵城市建设投融资面临巨大缺口,融资难度大,回报机制不稳定,项目风险高,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不高,运营维护管理成本高, 市场长期融资较少, 相关标准不统一,制度不健全等。

  报告建议,积极开发支持海绵城市建设的绿色金融产品, 推动建立生态设施积分卡制度,例如对于积极参与绿色生态设施建设的企业,政府可以对其予以加分,在后续的可盈利性项目竞争中优先考虑。另外报告建议,建立海绵城市功能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以及建立海绵城市功能交易评估与调节机制。

  “当前海绵城市建设不是本身出现了问题,而是实施过程存在很多困难。”中国水利学会减灾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华南理工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黄国如在“流域面源污染控制与水环境修复”微信公众号上撰文表示。

  黄国如分析称,从源头到排水管网再到河道,这是一个完整的综合系统。在很多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老旧城区,因为人口密度很大,建筑物密集,土地稀缺,拆迁成本高昂,难以在短期内进行高密度的低影响开发(LID)建设,对排水管网进行升级改造也举步维艰。

  另外,黄国如指出,城市内涝防治是一项系统工程,地下管网只是其中的一个子系统,如果要达到抵御百年一遇的标准,还要发展深层隧道排水系统和大型调蓄设施等综合性措施来应对,然而这些措施需要占用城区大量的地下空间,这就涉及到地下空间规划和利用问题。“这是我们的痛点,只能慢慢推进。所以,建设这样的城市太难了。”

  专家之言

  1.任南琪

  作为城市水资源与水环境领域的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城市水资源与水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任南琪认为,现代城市建设中面临的与水有关的问题和任务,实际上都是海绵城市建设需要解决的任务,比如说水环境、水生态、水资源、水安全的问题。

  “水安全,就是要解决城市内涝的问题。”任南琪说,在城市内涝问题上,必须要借助海绵城市建设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什么叫源头?它不是污水的源头,是指小区街坊。比如说,每个小区的雨水出口在哪儿,污水怎么走,雨污怎么分流……

  任南琪说,这些都是源头,只有真正地把这些问题认真分析好以后,才能更好制定下一步解决方案。

  任南琪建议,解决好这个问题,需要开展顶层的数字化规划。所谓数字化规划,就是必须要进行认真分析,比如数值的模拟,以此来针对不同区域采取相应的治理措施。“对重庆来说,我们要充分利用好地势地貌,进行数值模拟分析,最后拿出可行性的工程手段和措施。”

  2.朱志红

  北京市园林古建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总工程师朱志红,曾经担任住建部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导专家委员会委员,并曾前往一些试点城市调研。她认为,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实施层面,海绵城市建设试点是一个在实践中探索和不断积累经验提高认识的过程。

  她说,根据《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城市建成区20%以上的面积要达到目标要求,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80%以上的面积要达到目标要求。2015年和2016年,住建部、财政部等部委联合推出30个国家级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每个城市中选取约20平方公里的区域作为试点建设区。“海绵城市的建设是具有阶段性的,处在发展的过程中,需要科学规划,需要相关管理制度、措施、投资去配套。”

  最后

  中国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还是刚刚起步,在这过程中有很多的难题需要解决,因此在城市排水防涝治理上要结合以往的优秀经验,吸取以往的教训,从历史经验上看,欧美特大城市在基础设施上的持续投资历经百年甚至千年,基础底蕴极为丰厚。巴黎下水道、伦敦排水系统、罗马下水道、慕尼黑地下综合设施等都是一个乃至好几个世纪的工程,整体投资和维护的经验极为丰富。这些设施在以往城市建设中占城市GDP的比值,是我们城建资金分配的重要参考。

  从郑州的暴雨排涝的经验,可以看到我国的排水系统仍需要改进,将排水管网和泵站的建设以及洪水排放设计,按照百年一遇或两百年一遇的系统规划,为黄淮流域乃至全国的城市防洪体系重新梳理。


水星会员 MORE > 
  • 永高股份有限公司

    永高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1993年,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塑料管道专业委员会永高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1993年,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塑料管道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单位,是国内塑料管道行业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股票代码:002641。公司建有国家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省级重点企业研究院、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市级创新团队等创新平台。公司秉承“质量第一,用户至上,诚信为本”的经营方针和“诚信、务实、高效、共赢”的经营理念。“公元”牌塑料管道、“ERA公元”商标获多项国家级、省级殊荣。目前,公司的产销量居全国塑料管道行业第二,出口居行业第一。
  • 江苏源清管业有限公司

    江苏源清管业有限公司是由淮安市国资委下属的淮安水利控股集团投资控股的国有企业。公司专门生产薄壁不锈钢承插式氩弧焊和双卡压式两种连接方式的管材、管件、不锈钢阀门等水暖配件。公司占地70亩,生产车间约20000平方,年产能30000吨。 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不锈钢给排水管道的研发,生产,销售,安装及售后服务,且秉承“品质不锈,诚信为钢”的经营理念,产品广泛用于建筑给水、燃气、排水、直饮水、气体、消防、暖通、太阳能等工程。坚持“成己为人,成人达己”的经营理念,遵循“诚信经营、优质服务、团结进取、求实创新”的经营方针,以市场为导向,以经济效益为中心,努力提高经营管理水平,促进公司持续健康发展,切实保障客户、公司和员工的利益。
  • 深圳市昆特科技有限公司

    昆特科技是一家专注于自然风险服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总公司位于深圳南山区并配置有数据采集研究院(软件研发中心设立于成都高新区)具备独立自主的数据采集与遥感应用能力,拥有发明专利6项、软件著作权81项以及其他各类行业资质与硬件专利近百项,案例遍布于全国23个省市直辖市约1150个县/区,沉淀案例近万个。昆特科技致力于以“水、大气、土壤”为主要致灾因素的自然灾害、商业气象、生态环境、公共安全研究已14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