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务行业观察者!

国际水协会李涛:水行业科技创新模式、驱动力与新理念
更新时间:2021-08-18 来源: JIEI创新实验室 作者: JIEI创新实验室

前不久,江苏省(宜兴)环保产业技术研究院联合江苏省环保装备产业技术创新中心在北京举办了“环保科技创新与产业化培育研讨会”,从产业生态构建出发,沿着创新链条推进的各关键阶段——科研理念、技术验证、产业应用、规模化复制,分别邀请跨越科研与产业的实践者和开拓者共同展开了探讨。

由于线上线下观众反响热烈,JIEI创新实验室将陆续展示本场研讨会的精彩内容。

本文来自此次研讨在科研理念篇由国际水协会(IWA)全球水务科技信息总监李涛博士分享的“水行业科技创新模式、驱动力与新理念”。以下为分享的核心内容。

1.png

  国际水协会(IWA)全球水务科技信息 总监

我们为什么要创新?

水行业最大的目标也是全世界水务同行要为之奋斗的目标,即为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第六个目标是全世界所有人都能拥有清洁的饮用水服务和卫生及污水处理设施)而奋。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是联合国制定的17个全球发展目标,在2000-2015年千年发展目标(MDGs)到期之后继续指导2015-2030年的全球发展工作。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旨在从2015年到2030年间以综合方式彻底解决社会、经济和环境三个维度的发展问题,转向可持续发展道路。

现在是2021年,离2030年目标的计划实现时间越来越近了。然而目前的形式仍十分严峻,全世界还有22亿人缺乏干净的饮用水,42亿人缺乏污水和卫生服务。

不仅如此,在实现远大目标的过程中我们还面临着许多难题:气侯变化、水资源短缺、城市化与人口增长,以及基础设施老化等发展障碍……

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由如今的60多亿增加到90亿,对食品、蛋白质、肉类等的需求都会大幅度增加。而相应的,各行业对能源的需求也会增加,而这些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水。因此全球急需解决水资源和淡水资源短缺的重大难题。

水行业会面临这样的挑战:我们需要在消耗更少资源的基础上做更多事情。

2.png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摒弃传统的不合适宜的发展思路,不得不创新。传统的水处理的思路是以能耗换水质,特别是在污水处理领域。而这种思路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创新。

什么是创新?

哈佛大学经济学知名教授熊彼特认为创新不是一个技术概念,而是一个经济学概念。

3.png

约瑟夫·熊彼特

创新(Innovation)必须是在实践中成功应用的想法和理念,而不是发文章、注册专利。因为那些只是发明(Invention),并没有实践。

创新的成功离不开三个要素——“人、财、事”。即拥有相关技术并具有竞争力的人、持续的财政投入,以及可辨识的需求。特别是最后一项,市场上有相应的正反馈的需求才能开展相关的工作。因此,创新的起点应当从市场需求开始。

水行业的创新有哪些驱动力?

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Mark van Loosdrecht教授总结创新驱动力为“好奇心(WHY) + 技术挑战 (HOW)+ 市场需求 (CAN)”。

4.jpg

Mark van Loosdrecht教授

大学是研究机构,并不是创新研究所。真正做创新,需要与市场有具体的结合,才能将想法变成生产力或生产资料。

从专家和学者两者出发,更好地理解创新。学者是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学者们根据资料写文章和总结,将科学原理解释清楚,属于“知”(Interpretation)的范围。专家们往往是在实践中真正的运行人员,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前进,找到实践方案,属于“行”(Solution)的范围。

我认为真正的创新需要“知行合一”。脱离“行”只为“知”,或者脱离“知”只为“行”,都不是真正的创新。

创新的模式

传统的创新模式是线性模式,由政府来投钱,进入基础研究,再到应用研究、产品开发,最后通过企业的孵化,通过税收的形式返还给政府。这种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这种线性传递,每传递一次能量和信息就会受到损失,而一旦某个环节中断,创新的链条就无法继续。

现今最先进的模式叫做循环反复模式。即将各个利益相关体结合在一起,由一个关键人员来协调产品、市场开发等各方资源。这个人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会协调各方的资源,理解各方的利益、痛点和诉求。

5.png

创新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从开始做基础研究,通过这一系列过程之后,最后的最佳实践可能只有有限的数量。一个创新的技术一开始很快进入市场,最后又消亡或者被稳定化,都是很正常的。它累积的处理能力或是累积套数逐渐到达一个平稳的阶段。

表面上看,我们的创新是走了连续的正态分布曲线,但实际上的情况是,很多技术狂热者从起点开始,做了两三套应用以后并没有被市场接受,而跌入了一个死亡之谷。

6.png

创新有6大过程:从发现问题、提出想法、生成知识产权、制成装备或系统、构想工艺,直达找到解决方案。相应的,应用也有6大阶段,分别是:应用研发、中试研究、示范工程、早期应用、快速推广、成熟应用。

大多数水处理技术走完6个阶段需要12-14年,在风险投资的眼里,这需要跨越2-3个投资周期。由于时间过长,这也成为很多资本在投资水行业时慎重考虑的问题。

创新的驱动力

为了加速创新,创新有两个内在推动力:危机驱动和价值驱动。

对于水行业的危机驱动,一般是新法律法规的实施。例如在法律法规体系新增的提标改造和提质增效,就对行业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很多新技术或是过去尚未启用的技术有机会被快速应用。

对于价值驱动,简而言之是用更低的能耗达到更高的效率。水行业有两个30%准则,即是否提高了30%的效率,或者降低了30%的成本。如果两者都能实现,该技术也是属于创新领域的范畴。

从危机驱动方面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美国的切萨皮克湾地区,为了保证下游水产养殖扇贝的质量,政府要求沿流域区的污水处理厂要改用非药剂或者少药剂的消毒方式。立法颁布后,马上就有很多紫外设备得到应用。

所以,在我们环保行业中一定要把握这种危机驱动的机会。中国每个五年计划都有相关的诉求,要紧跟诉求走,同时坚持价值创造。

此外,危机驱动的条件下,把握时机同样也十分重要。2008年前后,北美涌现众多污泥处理技术公司,押注美国可能即将立法,禁止污泥土地利用。而污泥减量必须要找到其他出路,会烧掉或者处理成为生物碳。事实上,污泥土地利用成本相对低,且更具合理性,美国最终并未出现相关立法。此后众多以气化和热解为核心技术的初创型公司从市场上消失。这个例子说明技术做早了,也没法把握好时机。

研发资金持续投入是创新成功的保障。我们总结一下四大与水相关的公司:法国的苏伊士、美国的赛莱默和EVOQUA懿华、日本的栗田工业。他们对研发持续投入,虽然投入的占比不一样,比如以设备和装备为主的赛莱默的投入占比非常高,以运营为主的苏伊士占比稍微低,但他们的研发投入的总量都是很高的。

7.png

2018年四家国际著名水科技公司的R&D投入情况

而中国的水务公司几乎没有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的。所以中国公司要赶上国际顶尖的水务公司,在研发资金投入上是十分重要的。

另外,我们在做选择的时候,要尽量避开出“力”难出“功”的创新技术。技术其实是有“通货膨胀”的,很多技术投资很多、文章很多、专利也很多,但是鲜少能够真正进入市场。例如微生物燃料电池,这类技术至今还没有大规模的突破。这类出“力”难出“功”的创新技术在选择时就要慎重。

推动水科技创新的成功要素

第一是方法论。做技术选择的时候,不能仅靠专家经验做评估,应当有个方法体系支撑。技术成熟度(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简称TRL),是国际上广泛应用的技术发展管理工具。

但TRL虽好可能并不太适合水行业。因为TRL是美国NASA和国防部评估他们的装备技术成熟度的。NASA发射火箭,国防部做军事装备,都是稀缺的装备,对于他们来说技术成熟度只需两三台套,至多十台套就足够了。

而水行业真正被认为技术成熟,技术产品拥有二三十台套以上才会被写入标准,才会被认为成熟。因此,我们需要找到一个适合我国水行业的方法来评估技术成熟度,下面这张图来自江苏省(宜兴)环保产业技术研究院高嵩院长,他们在水专项里对技术评估进行了研究。

8.png

技术成熟度评估还有很多的框架,是有方法论体系的。包括成本效益分析、生命周期分析、多目标决策分析……我所参加的国内专家会鲜少看到方法体系的使用。而专家其实必须对所研究领域的方法体系有详细了解,所以在机制上我们要有所创新。

第二是平台建设。高嵩院长已经讲了Wetsus。包括Wetsus在内,我去过几乎所有的国际水科技创新平台进行交流和调研,我认为我们中国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公共的开放型平台。

第三是机制。中国水环境集团的曹效鑫博士总结的三个“P”我认为是十分值得学习的。第一是Platform,技术针对的需求是否旺盛持续;第二是Patent专利,即技术是否形成专利,是否形成装备,是否有可触摸的知识产权;第三是Paper,是否有一定原理的突破,形成文章发表。

我也总结了三个“B”。第一是Build构建,技术创新必须要有能力、人和知识储备;第二是Broker经纪人,要有专业的技术转移服务机构,典型的案例是斯坦福的技术转移办公室,硅谷之所以成功与之是有强烈关系的;第三是Boost增长,每个大学的技术转移办公室能使行业涌现一批人,致力于某方面技术的研究,其与行业的投资机构以及其它的商业模式合作,能让技术迅速转化成生产力。

新理念驱动颠覆性创新

再讲几个新理念,创新往往始于理念创新。水行业有哪些新理念?我仔细总结了几个词,这几个新理念会重塑水行业:

Wastewater——Used Water:污水不会成为废水,而是像二手车一样,被多次回收利用。在新加坡,所有的官方文献中污水这个词都是用“Used Water”替代。

WWTP——Resources Plant:污水处理厂已经变成资源回收厂,回收各类资源。第一个实现能源供给的污水处理厂是奥地利的Strass污水处理厂,2006年就通过厌氧消化产甲烷并热电联产实现了108%的能源自给率,目前他们还在用该厂剩余污泥与厨余垃圾共消化使能源自给率高达200%,可以向厂外输出一半所产生的能量。

Flush Toilet——Non-sewered Sanitation:抽水马桶变成无污水卫生设施后是否还要纳入市政管网?

Data——Digitalization:水务公司是否做产业数据化,数据的管理、数据的挖掘、数据的应用?人工智能跟水务的结合。以智慧汽车为例,其是从传感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形成的一套自动驾驶体系。水行业其实也是一样的,也是需要新的传感器、物联网、人工智能结合形成智慧水务。我们现在需要关注是否有新的传感器、新的通讯协议、新的算法?这三者如果能结合在一起,真正的数字水务或者智慧水务是可以实现的。

总结

我们水行业是应用型行业,一定要拥抱各个学科的发展,包括材料、数字技术、化学、生物等。我们一定要以开放的心态多与别的学科交流。这种横向结合的创新是很好的一种创新方式。

最后总结一下,水行业的创新是比较慢的,需要两到三个投资周期,需要大家有耐心。不仅投资要有耐心,研发团队也要有耐心。在创新模式里,需要一位对技术非常敏感,并具有商业领导力的人。危机驱动是我们需要把握的,但是不要踩错点,同时也要考虑价值驱动的长期性。上面讲到的推动水科技创新的成功要素——方法论体系、平台建设、BBB和PPP等是很好的促进创新的机制。作为国际水协会,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来加速水行业的创新,帮助创新者和创新技术跨越所谓的“死亡之谷”。


水星会员 MORE > 
  • 尔约阀门科技有限公司

    尔约阀门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188万,是一家集研究探索、设计开发、生产制造、销售与服务社会的专业生产阀门企业。本公司始终坚持以质量信誉求生存,以科技产品求发展,持续努力和勇于开拓。雄厚的技术力量,良好的加工和检测设施,可靠的质量保证体系,训练有素的职工队伍为产品质量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公司下设办公室、技术开发部、质量保证部、经营管理部、生产供应部、财务部,组织机构健全,职责分明。公司以“诚信立足、创新致远、科学管理、行业争先”的立业理念,以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向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与服务”,产品质量保证体系健全,进一步巩固和提高了公司的产品质量。
  • 厦门科恒塑胶有限公司

    厦门科恒塑胶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管材、工业管道及阀门配件研发、生产及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专业生产工业用UPVC、CPVC、PPH、PPR、PVDF等材质具有抗腐蚀、耐酸碱、耐高温的管材、管件、双由令球阀、电动球阀、气动球阀、蝶阀、底阀、止回阀、Y型过滤器等。产品符合国标(GB)、德标(DIN)、美标(ANSI)、日标(JIS)等国家和地区的标准。公司拥有强大的研发团队和雄厚的技术力量,产品从设计、研发、模具制造、生产过程全部自主完成,生产设备实现智能化,产品规格齐全、配套完善。
  • 博纳斯威阀门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主导产品包括蝶阀、闸阀、偏心半球阀、排气阀、调流调压阀、伸缩器等系列,拥有国内首套大规格空气阀检测装置,具备设计和制造大型阀门的实力。公司和武汉大学、长沙理工大学合作建立产学研基地。拥有多项国家专利,专注于水工业阀门等领域,参与了南水北调、黄水东调等国家重点工程,产品出口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是天津市阀门行业首家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的企业。自创建至今,在“拼搏永无止境,吸纳方可创新”的企业精神感召下,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现有员工185人,其中技术研发人员24人、管理人员35人,本科及以上人员22人,工厂占地面积3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2000平方米。拥有各种先进的数控设备、热处理设备、检测设备200多台(套),并设有科研开发与试验检测中心。历经十多年的创新发展,昂首阔步向前迈。近年来,不断加大软硬件投入,拥有大型数控立车、数控机床、等离子堆焊机和各种先进的检测设备。建立了技术研发中心,采用CAD阀门设计和三维立体模拟制造试验设计系统,承担一系列国家重点专项;建立了先进的阀门性能检测和试验中心,保证了新产品开发的质量和速度,使质保体系更加科学完善;建立了ERP系统,使管理更加高效。并于2017年8月9日在新三板成功挂牌上市。   目前公司已经通过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ISO14001环境体系认证、GB/T28001职业健康安全认证、API 609产品会标认证、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TS)认证。公司主要产品:蝶阀、活塞式调流调压阀、偏心半球阀、排气阀、止回阀、闸阀、水力控制阀等,产品广泛应用于长距离输水、给排水、石油、化工、电厂、空调、管道系统等供水领域。可根据客户的要求制造各种产品。